首页 - 都市小说 - 官场新贵 - 官场新贵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317章 送炮弹来了

    安国有一种酣畅淋漓大笑一场的冲动,正准备对公安)T呢,这边就有人送炮弹来了,国务院下来的朱均易参事一行人是在省政府那边也挂了号的,省里的领导都极为重视,省政府秘书长商国义更是在海江市逗留了两天,如今却在海江市考察还没结束的时候,就生了被人殴打的事情,这事情若是传到省里领导的耳朵里,恐怕要引起省里领导对海江市的领导班子产生看法了,连上面下来考察的人你都招待不好,你这个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能力问题有待考验啊。www.hJXs.coMwWW!HJXS!CoM

    朱均易参事一行人被打,这样的事情算不得小事,省里领导可能因此对海江市的主要领导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毕竟人家是国务院下来的,虽说身份不大,但至少代表了中央是不?好端端的就在下面被打了,这要是传出去,影响是极为恶劣的,别说海江市要成为省内其他兄弟城市的笑料,就连F省,恐怕也要成为兄弟省份的笑料,省里领导自然看不得这样的事情生,怎么说也要为自己保存点颜面。

    省里领导心理不爽了,下面的人就有的受了,不想法设法消除领导的不满,以后想要进步,领导就要给你使绊子了,随便来个一句‘再考察考察’,有些人奋斗了一辈子的政治前程就算走到头了。生这样的事情,黄安国作为市长自然也得承担一定的责任,省里领导要是有不满心理,他这个市长和市委书记周志明自然就成了主要的迁怒对象了,谁叫他们是党政一把手?权力大,责任也大嘛,出了事情,自然也得多承担点责任。

    若是平常生这样的事情,黄安国怕是要气得跳脚,这次却是让他欣喜不已,正巴不得朝某些人下手呢,省里领导要是真的对这件事情极为不满,要严肃处理的话,那就正中他的下怀了,严肃处理是不?正好将那些跟地痞流氓蛇鼠一窝的公安系统内部的败类一锅端了,不仅达到他的目的,也给省里领导一个完美的交代。更重要的是生了这样的事情,相信周志明肯定是极为恼火的,无端端的可能招来省里领导的不满,对周志明这种极度渴望再进一步的人来说是不能容忍的,这些年他的表现可圈可点,省里领导对他还是满意的,这样突然惹来一身骚,虽说可能不痛不痒,但也会让他极为不爽的,而利用周志明可能对公安局产生的某些不满,对黄安国接下来的行动是极为有利的。

    黄安国在路上多次催促薛兵将车开快点,最后更是连闯了几个红灯,市长带头违反交通规则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可不是好事,黄安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心里虽然乐呵着,但表面的功夫还是一定要做足的,怎么说也得尽最快的度去医院看望受伤的朱均易参事一行人。虽说伤势不是很重,但好歹场面功夫是要做足的,也体现人家市长极为重视是不。

    到达海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黄安国的车子刚停下,市委书记周志明的车子也风驰电掣的驶进了停车场,黄安国心里偷笑,周志明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估计路上也是闯红灯了。话说这一晚海江市却是在短短的一两分钟内,就生了两起连续闯红灯的恶意交通违规事件,值班的交警领导一看监控录像就怒了,心说把我们交警部门当纸糊的,看不起我们是不,竟敢公然挑衅交警支队的权威,大为光火的对身边的交警队员说道,“我看这两辆车的车主行为极为恶劣,丝毫没意识到严重这种故意的交通违规行为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生命财产极不负责的行为,必须严重处罚,而且有必要让他们继续深入学习一下交通法规,提高一下思想觉悟。”

    身边的交警队员连声说好,赶忙调出两辆车的车牌号,一看就焉了,眼睛瞪得老大,小心翼翼的看着身边的领导。

    “咳导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紧接着极为严肃的看着队员,“刚刚有生有人违规的交通事件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队员义正言辞的答道,心里却是笑翻了天,你还想让人家提高思想觉悟,估计人家还没提高,你就得去党校去学习,先提高思想觉悟去了。

    这是生在交警支队的小插曲,就像一片轻飘飘的云,飘了过去,没有引起任何声响。

    黄安国下车后,站在原地等周志明,可以看见周志明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脸色十分不好看,朝黄安国点了点头,两人一同往里走的时候,周志明略有不悦的说道,“海江市的治安环境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差了,公安局的人都是吃干饭的不成。”

    周志明不悦地语气自然不是冲着黄安国去地。仅仅是对这件事情表示一个不满地态度。

    到达病房地时候。公安局地常务副局长贺军还有其他两名副局长已经在里面。见黄安国和周志明进来。几人赶紧迎了过来。神情多少有点不安。毕竟这件事情要追究责任。他们也少不得要受点批评。

    周志明鼻孔哼了一声。一张脸拉地老长。不理会几人地殷勤。直接走了过去。见到坐在病床上地朱均易参事。脸上才换上一副关心地表情。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紧紧地握住地朱均易参事地手。一脸愧疚。“朱参事。生这样地事情。我们海江市地党政领导都有责任。让你受惊了。”

    “没事。没事。”五十多岁地朱均易参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做学问地教授。没有一丝官僚气息。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邻家老头。为人确实也是十分地好讲话。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地开玩笑道。“你看看我。生龙活虎地。根本没受什么伤。他们非要我给我开张病床。让我好好休息一晚上。说是要观察观察。免得有什么后遗症。这不是瞎搞嘛。不就破了点皮。哪有那么严重。”

    地考虑总是慎重地。进了医院自然是听医生地安排。T了。伤筋动骨地。很容易落个后遗症啥地。还是听医生地安排好一点。朱参事你就在这里好好地休息一晚上。医生总不会害人地。”见朱均易参事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周志明也大大松了一口气。笑着安慰道。虽然朱均易没啥实权。但这种国务院参事地身份敏感。人家要是想闹。周志明这个市委书记就有得头疼了。

    黄安国这时也才过来和朱均易参事寒暄了几句。免不了嘘寒问暖一番。其实朱均易参事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破了点皮。出了点血而已。伤口处理一下就ok了。但其身份特殊。再加上又有市里领导地特别交代。医院自然是将其作为重点监护对象来看待。轻微地一点伤势就又是全身检查。又是留院观察地。而市里这么做。自然也是想向朱均易参事表示重视地意思。顺带表达一番心意。至于其他同朱均易参事一行地人。倒是有两个伤势稍微重点地。那两个也比较年轻。所谓地伤势重也就是身上有几处看得见地淤青。论到伤筋动骨地。肯定是没有。周志明和黄安国也十分重视地又对那几个人慰问了几句。

    一番关心下来,周志明才郑重的对朱均易参事承诺道,“那几个故意闹事打人的人,市里一定会严肃追究的,一定要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其实我们也不是非要什么交代,只是那几个恶意打人闹事的人行为实在是恶劣了点,不给他们一点深刻的教训,他们以后还是照样无法无天的。今天小张,和小赵两个年轻人稍微冲动了点,和对方动起手来,也有不对的地方,但对方言行举止实在是很让人看不过去了,对小庄女士说了一些猥琐下流的话,还想动手动脚的,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这么做,这帮人实在是胆大包天了。”朱均易参事指着那两个伤势重点的年轻人说道,至于他口中的小庄女士,黄安国和周志明两人也清楚,是朱均易这一行考察队的随行秘书,三十左右的样子,长相不差。此刻这位小庄女士也在病房里,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在她脸上也没见什么受惊的神色,在朱均易说到晚上的事情时,脸上才浮起气愤的神色。

    黄安国刚才有看到她,今晚他们考察队的人是集体出去放松一下,所以她也一改往日那种死板的工作装打扮,脸上不仅刻意修饰了一下,身上一袭粉红色的裙子更是别有一番少妇风情,难怪街上那些流氓混混会想对其口花花的。

    “是啊,小庄女士今晚实在是受委屈了,在海江市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很不应该,治安管理有问题,我们市委市政府也有一定的责任,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你道歉了。”

    见市委书记郑重其事的向自己道歉,从来没碰见过这种阵仗的小庄女士赶忙手忙脚乱的连声说,‘不要紧,不要紧。’倒像是她自己做错事一般,让人忍俊不禁。其实她也知道她自己一个小小的随行秘书的身份是不值得一提的,对方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能向她嘘寒问暖一番,并且道歉,无非是看在考察队的负责人朱均易参事的面子上,她有这番自知之明,所以对对方市委书记的道歉,她就不敢坦然接受,至少要表现出一番诚惶诚恐的样子,否则人家怕是要说,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开启染房来了。

    周志明正待要继续说什么,其秘书突然走过来,在其身旁耳语了一番,周志明表情一下子震惊无比,脸色突然就凝重起来,匆忙的就站起来告了一声罪,说是出去接个电话。看周志明快步迈出病房的背影,黄安国暗暗猜测,估计是省里的领导来电话质问了,不然周志明不会这么紧张。

    省里领导越的重视,黄安国心里就更加高兴,他巴不得把这件事情弄大一点,他就越好鱼目混珠,借此机会将公安局拿下了。等周志明反应过来,那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今晚这件事情黄安国刚才也趁周志明对朱均易一行人嘘寒问暖的时候,找贺军问清楚了,虽说他此刻对贺军已经不信任,但是这种事情,贺军是绝对不敢隐瞒的,几个受伤的当事人都还在这,贺军也不敢说什么颠倒黑白的话,所以他也不怕贺军这次敢糊弄他。

    事情的起因是由于今晚朱均易参事一行考察队的人想一起出去放松一下,走到海江市美食街的时候,一行人就走进去想尝尝海江市的美食,却没想到美食还没尝到,就碰到几个地痞流氓对着几人中的小庄女士吹口哨,紧接着就说些不堪入耳的话,几人中的两个年轻人就呵斥了对方几句,没想到言语一冲突,就打了起来,当然,动手是对方先动手,考察队的人只能算是自卫反击,朱均易参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自然是不可能参与打架,却是被飞来横祸的玻璃渣破了皮,这也是他身上那点小伤的由来,黄安国想到医院的医生要朱均易参事留院观察一晚就觉得好笑,确实是兴师动众了点,但不管怎么样,这场面功夫是一定要做的。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黄安国也没给贺军好脸色看,只是冷冷的问了一句,“公安局负责保护考察队的警员上哪去了?”

    贺军当时支支吾吾的,什么也说不出来,黄安国就知道那几名警员恐怕又是玩忽职守玩自己的去了,都不知道人家考察队的人要出去。这种事情贺军自然是不敢再汇报,毕竟上次黄安国亲自过问的有关杨洁的那件事情,他就已经说了是警察队伍出现问题,这次要是再来个这样的问题,他这个常务副局长头上的官帽就岌岌可危了,这完全说明他的能力有问题嘛。

    周志明出去接了一会电话就神情严肃的走了进来,这时候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张明方也才匆匆的赶

    ,见到市长和书记都在,不由得有点不好意思,人家+)一会儿,他才姗姗来迟,而且这件事情又是跟他主管的公安局那一口有一定的关系,而他反而是来的最晚,领导要追究起来,就要说你这态度有问题,出事了书记市长都急急火火的赶过来了,你这个相关领导反倒是一点都不急是不?

    周志明出去接了电话进来,脸上的表情就没放松下来过,见张明方过来了,脸色依旧绷得紧紧的,张明方本想跟周志明打个招呼,见其脸色,只好讪讪的作罢,他刚刚接到电话时,正在家里逗弄小孙子呢,接到电话想立刻赶过来,却是被小孙子缠着玩了一会儿,他也没引起足够的重视,觉得耽误一会儿也没啥关系,就耽搁了下来,这会儿赶过来,才觉他对事情估计的有点偏差,书记市长看起来都对这件事情极为愤怒。

    见张明方神情尴尬,黄安国想和他说几句,缓解一下气氛,秘书钟涛恰好也在这时跟他说省里来电话,只好和张明方点了点头,就出去接电话。走到走廊上,黄安国还想着刚刚先是给周志明打电话,这会却是给他打,看来省里领导对这件事情是极为关注的。

    接通电话,是省政府秘书长商国义打来的,上次朱均易参事一行考察队下来时,黄安国就和商国义有过初始接触,也是比较强势的一个人,甚至对下面的这些领导有点目中无人的样子,属于那一类眼睛长到头顶上去的,对下面的人比较不屑一顾。

    果不其然,电话一接通,商国义就是语气颇为不善的一通训导,俨然将黄安国看成手下人一般,说完之后,才表示省长颜峰对这件事情极为关注,明显就是颠倒主次。黄安国也不和他计较,商国义快要兼任省长助理,往副部级的级别上结结实实的跨了一步,最近春风得意的很,说起话来难免傲气,忍受着听他聒噪了一番,才在对方口干舌燥下挂掉了电话。

    回到病房,周志明似乎仍旧没有给张明方好脸色,张明方明显被谅在一旁,周志明则和朱均易参事说笑着,话里离不开好好休息之类的话,看到黄安国进来,又对朱均易一行人承诺保证了一番要严惩打人的凶手等话,就朝黄安国使了个眼色,率先走出了病房。

    一旁的张明方看到周志明的小动作,心里更加的苦涩,心想周志明要撇开他这个主管领导独自和黄安国商量这件事情,明显就是对他表示不满了,心里有点后悔的同时,又反倒激起了他年轻时的急脾气,心说我都要退休了,我还怕这怕那干嘛,你这个市委书记给我脸色看,我还怕了你不成?怎么说我也是个市委常委,不是小虾米的角色,别人怕你,我这个快退休的人还怕你什么。

    这是张明方心里突然爆出来的不满,只是这个不满他也只敢在心里爆爆而已,不敢真的表现出来。

    黄安国看到周志明的暗示,在临出门之前,朝张明方点了点头,示意他一块出来,这个细微的动作让张明方感动不已,患难才能见真情啊,平时对黄安国和朱新礼的明争暗斗,他都是隔岸观火的,对黄安国的困难处境,也没伸手去帮一把的意思,但黄安国在关键时候却是没跟他计较,反倒是帮了他一把,虽说他心里已经抱着对周志明对他的不满看法置之不顾的态度,但黄安国这胸襟,还是不得不让他佩服,至少他和朱新礼打过交道,朱新礼的胸襟气度,明显是和黄安国差了好几个档次。

    站在走廊拐角的地方,周志明已经自个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他平常甚少抽烟,知道人老了,身体也逐渐在走下坡路了,就得好好保养,医生也是建议他少抽烟,再加上家里老伴的监督,他这烟也戒得差不多了,碰到烦心事才会抽上一两根,这个习惯和黄安国有点相似。

    瞅见黄安国和张明方两人走了过来,周志明又狠狠的吸了几口烟,就将还剩下半截的烟掐灭掉,往垃圾桶弹了出去。

    “省里领导对这件事情极为重视,单书记刚刚更是亲自打电话关心了一下,要我们代为向朱均易参事一行人问好。”周志明这会也没故意再给张明方摆脸色了,神情凝重的说道。

    这句话说出来无疑是在黄安国和张明方耳边投入一颗重磅炸弹,炸得两人嗡嗡响,张明方心里对周志明给他摆脸色的那点不满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更多的是紧张和不安,连省里的一号领导都对这件事情表示关注了,难怪周志明一张脸老是阴沉的吓人,像要吃人一般,敢情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此刻脸上的震惊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的被吓到了,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省委书记怎么也会对这件事情关注起来,还亲自过问一下,这不像是省委一号的作风啊,看起来好像有点匪夷所思。

    其实不只是张明方想不通,周志明此刻心里也郁闷着,他也搞不明白单书记怎么就关心这件事情来了,他今晚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又是关心,又是承诺的,说实话,百分之五十以上也是做场面功夫的,另外剩下的才是考虑到这件事情的不好影响,顺便将这些影响平息下去,堵住别人的嘴,让别人看看,他这个市委书记对这件事是极为重视的,他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朱均易一行人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满,甚至还会感动。

    周志明也没想到他今晚的行为竟然歪打正着,因为他事先也没想到单衍忠书记会关心这件事情,所以他今晚这番表现,无疑会让人上面的人感觉满意。既然连省委书记都关注了,周志明心里就盘算开了,这件事情看似不大,但是领导却关注着,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的,让省委领导满意才好。所以他将黄安国叫出来,就是要商量这件事情了。

    黄安

    同张明方一样,脸上满是震惊,只是他这震惊多少是,他更多的是疑惑,他和张明方不一样,对张明方来说,省委书记那个层次的领导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了,所以对省委书记的关注,张明方着实是吓了一跳,而黄安国因为自家老爷子的关系,他能轻而易举的接触到单衍忠那个层次的领导,而且他也曾私下去拜访过单衍忠书记,单衍忠对他还是极为热情的,所以在黄安国的眼里,省委书记的权威此刻反倒不是那么清晰的感觉到,只是单衍忠对这件事情的关注,让他疑惑,他每每感到要想通其中关键的地方时,却总是在关键时候卡住了,让他不得要领,但是却隐隐觉得和他有关。

    “安国市长,这件事情依我看,那几个打架的人是要严惩的,但从这件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了海江市的治安状况堪忧啊,我觉得有必要在全市展开一个治安环境大整顿,一定要对那些宵小之辈引起足够的威慑力,你觉得呢?”周志明询问的看向黄安国,其实周志明都这样说了,这件事情等于就是拍板决定下来了,周志明作为市委书记,一贯还表现的这么强势,就算不同意,拿到常委会上表决,还不是照样通过。

    周志明本来完全可以绕过黄安国做这样的决定,但怎么说黄安国也是市长,对黄安国表示下尊重是有必要的,况且公安局还是在市政府领导下的,不和黄安国打声招呼就做的有点过分了,他还是要顾点黄安国的面子的,这也是他和黄安国‘商量’一下的原因。

    “嗯,这件事情我完全同意周书记的意见。”周志明主动提出这样做,黄安国心里窃喜万分,脸上不动声色点了点头,见张明方在一旁尴尬的站着,就笑道,“正好张明方局长也在这,完全可以拍板决定,不用再另行通知了。”

    “书记和市长都同意了,我自然也是全力支持了。”张明方笑道,对黄安国给他解围,心里暗暗感激。

    “明方局长,今晚不是我要故意给你摆脸色,这件事情,你们公安局就得承担大部分责任,治安是归公安管的,那几个负责保护考察队的警员也是你们公安局派出来的,但是朱均易参事一行人出去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这是实实在在的玩忽职守,不然怎么会造成这样的事情生,我看公安队伍的素质还有待建设啊。”周志明严肃的说道,黄安国出来和稀泥,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再把张明方故意晾着了,对方也是市委常委,在公安系统内部也是老资历了,又是一把年纪的到了要退休的年龄,已经让对方知道了他的不满,该给对方台阶下也得给,他也是尊重老同志的嘛。

    对周志明否认整个公安队伍的话,张明方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次就算周志明不说,他也要好好教育下底下那帮兔崽子了,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他现在公安局那摊子事大多交给贺军主持,没想到他放手不管,底下那帮人就敢玩忽职守了。张明方此刻还没意识到公安局大半个摊子可能都已经从根子里烂掉了,在他脑海里,还只是认为今晚这种玩忽职守的事情是极个别的现象。

    几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回到病房里继续去看望朱均易参事一行人,张明方这个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免不了一番道歉和慰问。在病房里呆了近半个小时,几人才各自离开。对于今晚的事情,黄安国是十分满意的,周志明对公安局产生了一定的看法,并且主动提出要对治安环境进行一个大整顿,无疑是有益于他接下来采取的动作。

    夜晚十时许,常务副局长贺军来到了天乾酒店,这里是杨天乾的产业,也是他用来招待那些官员的欢乐窝,更确切的说是一淫窝也不为过,里面提供各种各样的色情服务,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得不到的,贺军是十分喜欢到这个地方来的,在这里他还固定包养了一个情妇,所以他也常到这里来淫乐,这些年来,他能帮着杨天乾擦这么多**,无非是因为杨天乾充分满足了其物质上的享受,满足了其兽性淫欲。

    贺军到来,杨天乾经常是亲自作陪的,没空的时候,也是叫其手下的经理齐北作陪。对于贺军,杨天乾是十分重视的。在海江市,没有公安的庇护,他也不可能取得现在这样的辉煌成就,杨天乾曾经毫不廉耻的说道,‘公安就是我的第二个老子,对自己老子,我自然要多多孝敬。’

    今天晚上,贺军到杨天乾这来,自然不是仅仅的只为玩乐,在包厢里面一阵疯狂之后,搂着自己的小情人正在温存,杨天乾就推门进来了,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他和贺军混的太熟了,熟的连贺军每次干这个事情多长时间完事都一清二楚。

    “怎么样,贺局长,看你这满足样,被伺候的十分舒服吧。

    ”杨天乾笑道,看着大片雪白得晃眼的肌肤裸露出来的女人,眼里也是一阵熊熊的欲火,这个女人还是他专门为贺军物色的,自然不是一般货色可比,当时为了讨好贺军,这女人送给他的时候,还是完璧之身,他碰都没舍得碰,现在这女人被滋润的越的光彩照人,每次见了都让他裤裆下面的玩意不自觉的要立正起来。不过内心的**他也不敢**的表露出来,贺军对他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他要仰仗的地方还很多,自然不会做出什么让贺军不满的地方。

    身上仅仅拿了片毛巾掩盖了**之物的贺军费力的坐了起来,说是被伺候,其实还不如说他伺候对方,女人干这种事情,大多只是享受,男人可得累惨了,贺军现在也觉得做这种事情越来越力不从心,不像以前,一个晚上打个几炮都没问题,现在两三天一次都让他感觉疲劳,有时候还得借助药物,但虽是如

    却仍是乐此不疲。

    “杨总,最近多约束你手下的那帮小混混,场子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生意也先撤了,应付过这段时间再说。”舒爽的吐了一个烟圈,贺军叮嘱道。

    “怎么了,最近又要严打?”正在给自己点烟的杨天乾一听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是啊,不知道是哪些不长眼的小兔崽子打了上面下来的考察人员,书记和市长都震怒了,据说连省里领导都极为关注,市里最近要严打一阵子了,说是要整治下治安环境。”

    “妈的,不会是我手下那帮人吧,那些王八羔子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估计是他们干的好事,草,待会我把他们召集起来,好好的给他们训训话,都闲的蛋疼了,整天给我惹事。”杨天乾骂骂咧咧的说道,贺军虽说没直问是不是他手下的人,他自己还不心知肚明得很,海江市的上得台面的混混基本上都在他的控制下,生了什么重大的治安案件,大抵都和他脱不了关系,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属于散兵游勇类型的小混混自个去闹事的,但无论如何,这些人也在他的约束范围之内,他只要吱一声,没人敢反抗,所以贺军没直说是他的人,他自己倒大方的承认了,真不是他的手下,这笔帐若要算在他头上,也不算冤枉他。

    “嘿嘿,贺局,你说这次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雷声大,雨点小?”杨天乾一脸阴笑,以前公安局也没少做过类似的事情,都是闹哄哄的检查一阵,做做样子就过去了,再加上他跟贺军熟得很,基本上都是别人的场子要检查,他的场子则一路绿灯通过。

    “这次跟以前不一样的,以前是公安局内部自己组织的,这一次书记市长都关注着,谁还敢应付了事,况且张明方那老家伙这次好像也要动真格的了,晚上找我谈话的时候,明显对我的工作不满意,还批评了几句,让我好好反省反省,说我对公安队伍的内部建设没抓好,他要亲自狠抓这一块,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估计这次真要玩大的了。”贺军也有点担心的说道,他也没想到今天这小小的打人事情,因为一方的身份特殊,竟会惹出这么多事来,若是他的那些事情没捂住,到时别说头上的帽子要保不住,就连小命都岌岌可危。

    “不会吧,这老东西临退前,还想蹦跶一番?”杨天乾有点吃惊的说道,若是贺军不再主持公安局的日常事务,对他来说很多事情就不太方便了。

    “放心吧,张明方对我没起啥疑心,今晚他批评我,就说明对我还是十分信任的,不然会跟我说那些?以后局里的主要事务还是我来主持,只不过局内部自检这一块,张明方要亲自抓,我已经跟局里面那些兄弟打招呼了,让他们最近都表现好点,不要撞到枪口上去,张明方轻易不怒,要是真起火来,连我都怕怕的。

    ”想起张明方以前还在公安一线的作风,贺军就一阵心悸,别看张明方老了,这可是头沉睡的老虎,把他吵醒了,事情就大条了。

    “那就好,那就好,要是没有贺局长您庇护,我可就混不下去了。”听到公安局的日常事务还是由由贺军主持,杨天乾一阵放心,讨好的说道。

    “你少给我戴高帽子,我可是听说你在省里面也有关系的。”贺军斜着眼看着杨天乾,看似漫不经心,实则高度关注着,他一直以来就怀疑杨天乾在省里面也有过硬的关系,只是杨天乾从来跟他说过这方面的事情,而且平常他有意无意的打探的时候,杨天乾又是一丝口风都不漏,让贺军十分恼火,若不是在杨天乾这条船上已经陷得太深,恐怕杨天乾对他这样隐瞒,他早就对对方不管不顾了。

    “贺局长,你可真看得起我,你说我这么一个小混混,能认识人家省里面的大领导嘛,我可是一直都靠你罩着,我认识最大的官也就是你了。”

    “你少来,以前s市那姓周的,不照样是小混混起家,最后还不是成了s市富,跟省部级的高官把酒言欢的,我看你不出几年也要赶上他了。”

    “您别说,那姓周的还真是我的偶像,我这辈子没啥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愿望,目标就是能达到姓周的那个档次,我就知足了,贺局您这句话可是说到我心坎去了。”杨天乾哈哈笑道。

    “反正其他的我也不想多管了,最近这阵子让你手下的人都安分点,真出了事我们俩都要完蛋。”见杨天乾又是转移话题,贺军也不想多问了,只要没出事,大家都安心,像他们这种因为利益关系而捆在一起的,也不可能互相交心。

    两人谈完了正事,又开始谋划着准备搞些什么娱乐活动来解解闷,在他们看来这次的大整顿,只要忍耐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却是没想到将他们也卷了进去,屠刀已经向他们挥起。

    黄安国的车子在驶离医院后,在医院附近寻找了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开了进去。过不多时,挂着警灯的公安局的车子也驶进了小巷,一前一后停靠着。从警车上下来的人大约有四十许,中年男子前后左右警觉的看了看之后,确定没人看见,才钻进了黄安国的车子。

    “市长。”看到正在后车厢闭幕眼神的黄安国,中年男子内心多少有点忐忑不安,这是他第一次和市长接触,对黄安国的为人不了解,心里难免紧张。

    安国依旧是闭着了眼睛,也不说话,车厢里的气氛仍旧是静谧的可怕,前面驾驶座上的薛兵就仿佛不存在一般,无声无息的。黄安国知道中年男子是哪一个,刚才在医院的时候,他也看到中年男子以及两外两个男的在场,除了贺局这个常务副局外,其他三个也是公安局的副职,黄安国自然不认识具体谁是睡,大抵只知道是公安局

    ,看了他们一眼,就没再关注过他们。若不是刚才T+时,这位中年男子突然就不声不响在他手上塞了一张纸条,他都不会关注这样一个人。

    感觉到车厢的气氛有点压抑,中年男子十分的不自在,主动开口说道,“我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廖易生,是董小姐叫我来找您的。”

    安国的眼睛突然睁开,像刀子般犀利的盯着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霎那感到眼睛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让人心悸。紧紧的盯着中年男子一会,看的对方眼神躲躲闪闪的极不自然,黄安国复又恢复漫不经心的样子,“廖局长跟董小姐是怎么认识的?”

    是偶然认识的。

    “朋友关系?”

    “是的,挺要好的朋友关系。”

    “廖局长不用紧张,我就随便问问而已。”黄安国笑了一下,不再咄咄逼人,心里对董清玫的认识又提高了一层,他初始以为董清玫所说的公安局的内线最多应该只是公安局的中层干部而已,没想到竟然是局副职这样的高层领导,董清玫对政府官员的渗透到底达到何种程度不得不让他重新评估,也引起了他的重视,董清玫还渗透了多少这样的官员?

    黄安国这一笑让中年男子顿感压力大减,一下子感觉气氛缓和了好多,刚刚差点就让他透不过气来,以前他还一直觉得黄安国这个目前比较失意的市长应该没啥了不起的,刚才短短一瞬间的功夫,他就推翻了自己以前的认知。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哪怕市长再失意,当面对面坐在其面前,那种压力感是不可能没有的,内心纵是再轻视,真正身临其境了,才知道完全不一样的。

    “廖局长怎么会来找我?”黄安国眼神玩味,他倒要看看对方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是这样的,我和董小姐是比较好的朋友,平常也有在一起吃饭过,有时酒喝多了,偶尔就会说一些对目前处境不满的话,所以董小姐对我的情况还是蛮了解的,这次她跟我说她认识市长您,说您想整顿公安部门,是我立功的好机会,让我主动来找您,今晚正好碰到您也在,我就想趁这个机会来找您了。”中年男子简明扼要的说道。

    “你跟我说说公安局目前的状况已经严重到什么地步了。”

    “那市长您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中年男子提醒道。

    “放心,我这心理素质硬着呢。”

    “公安局目前可以说自常务副局长贺局,到刑警队长韩坚,还有治安支队,经侦支队等中高层领导几乎全部腐化掉了,中低层警员则稍微好点,但也有不少被拉下水。。。。?安国的脸色就阴沉几分,最后中年男子没说完,黄安国已经闭上眼睛,懒得再听,知道公安局的问题严重,却从没想过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照中年男子所说,整个公安局基本上烂掉了五分之四,若是所有人都追起责任来,恐怕公安局立刻陷入瘫痪,没法正常运转。

    “这些情况你待会回去,立刻去联系纪委俞书记,就说是我叫你去的,然后一字不漏的给我详细汇报。”黄安国几乎是强压着内心的怒火,咬着牙说出这番话的,初始想拿公安局开刀,是因为公安局确实存在问题,然后就是他政治上的需要,如今了解了这些详细情况,就不再仅仅是他政治斗争的需要,而是他作为一个党员,作为一个国家干部,碰到这样的事情,该不该管,该不该严办。该不该给人民一个交代,这些人领着国家的工资,拿着人民纳税的钱,却专干对人民有害的事情,碰到这样的事情,黄安国绝不会手软。

    “市长,是不是您去跟俞书记说好一点,我怕我。。。不够资格跟他说。”中年男子胆颤心惊的说道,让他去跟纪委书记打交道,那不是要他老命嘛。

    “怎么,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心虚了?”

    “没有,没有,市长您说哪的话,这些年他们也一直要拉我下水,我虽然和他们同流合污,但那些都是表面现象而已,我一向都是廉洁自爱的,当然,有时候迫不得已,我也得逢场作戏,所以难免还是有一些小问题的,市长您应该清楚,要是我不那样做,是没办法得到他们认同的,现在更不可能掌握了他们那么多事了。”中年男子紧张的解释道。

    “放心,这次的事情你是功臣一个,你的事情自然不会计较,还要奖励。”黄安国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笑道。

    “有市长这句话,这次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中年男子被黄安国一拍,浑身筋骨都轻飘飘起来,赶紧表明心态。

    “好了,事不宜迟,你赶紧去找俞书记汇报这件事情,之前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你也不用怕纪委会回头调查你,这件事情你是有功的,我们不会亏待有功之人的。”

    中年男子兴奋的答应了两声,就离开了黄安国的车子。

    车门重新关上的一刹那,黄安国嘴角才露出一股冷笑,董清玫没对中年男子说实话,中年男子也没对他说实话,一环骗一环的,还真以为他这个市长这么好讲话?心里虽然这样想,眼下对中年男子有什么不满却是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宽慰中年男子这个公安局的副局长,让其放心,不然就怕他到时候不好好出力。

    ps:球点击,推荐,月票,打赏,催更,鲜花,石头,开水。。。等等**有的东西,呃,今天偶感冒了,不砸东西的,偶传点病毒给你。。。下,出点汗,不然感冒了,头还真是晕晕沉沉的。(未完待续,)(最好看的小说 www.hjxs.com)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①:若该章节出现错误或无法阅读,请登陆后在本书评论中提交评论反馈,谢谢您的配合。
②:由于每日更新小说量多,出现小部分章节错误需要手工修复。本站会在收到错误反馈后第一时间修复。
③:若您觉得广告干扰了您的阅读,请您注册本站并登录后即可享受全站无广告阅读环境及官场新贵TXT下载<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 - 好看的都市小说- 好看的言情小说 - 好看的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小说 - 好看的小说推荐 - 在线书库 - 好看的小说

【分类地图】好看的玄幻小说 好看的武侠小说 好看的都市小说 好看的穿越小说 好看的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好看的科幻小说 美文同人 其他 文化杂谈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 -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 最近更新 -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